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
<sub id="xrjrb"></sub>
<noframes id="xrjrb">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
      弘揚太極文化,揭示太極真諦。同練養生太極,共享健康快樂。
      太極源流

      武當武術傳人

      上世60年代的三次抗爭(上)

      西安  路迪民

      編輯的話:

      太極拳是誰發明的?是中國武術史的重大事件。

      “太極拳是陳王廷創造”是唐豪、顧留馨信口開河,主觀之見、不尊重歷史的妄言之說。許多武術家、武術理論家、武術史研究家和廣大的太極拳愛好者,包括港臺和海外的太極拳愛好者,對此提出否定意見,連續發表文章批駁唐、顧的論點。對這些意見,中國武術權威界卻視而不聞。為此,太極拳正本清源的抗爭歷經二十多年。2014年開頭,本網站欣喜地轉載了兩位太極拳史學家最近發表的考證文章,讓我們和本站讀者、太極拳愛好者,第一時間看到尊重中華武術歷史的史學家的赤子之心,揭開了被污染了的太極拳歷史正本清源的希望。

      [正本清源現端倪-陳氏拳不是太極拳       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]

      太極拳作為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瑰寶,自清朝中葉面向社會以來,一直相傳由武當張三豐所創。上世紀30年代之后,伴隨著新文化運動中出現的疑古思潮,唐豪首先否定張三豐創拳,代之以河南溫縣陳家溝陳王廷創拳說,并給楊式、吳式、武式、孫式太極拳強加了陳王廷這個祖先①。新中國成立之后,顧留馨繼承唐豪的衣缽,在極左思潮盛行的時代,進一步使張三豐創拳說成為禁區②。然而,武當武術傳人并未屈服極左思潮的壓力,曾在上世紀60年代進行過三次抗爭。筆者綜合有關資料,對這三次抗爭大致有了一個系統的梳理,F作如下介紹,以供太極拳史的研究。

      作者:路迪民 練功照

      兩起事件,一個癥結

      三次抗爭,是圍繞著兩起事件發生的。其一是對《五式太極拳》的編寫,其二是關于“簡化太極拳”的推廣。爭論的主要焦點或癥結相同,就是太極拳是否由陳家溝陳王廷所創?“纏絲勁”是否為各派太極拳的共同理論?由此又引起了第三次抗爭,就是被有人稱為“空前絕后”的關于“纏絲勁”的大討論。

      《五式太極拳》的編寫,是國家體委為了適應出國需要,打算把楊式、陳式、吳式、孫式太極拳合編為一本書。因為顧留馨“武術家”兼“革命家”的身份,曾為越南胡志明以及江青、宋慶齡、葉劍英等我國黨政領導人教過拳。國家體委就決定顧留馨作為這本書的總編。顧留馨還建議把武式太極拳也編入,故而由原計劃的四式變為《五式太極拳》。

      1961年3月,人民體育出版社編輯閆海找到顧留馨,把原始稿件和照片全部交給他。其中,孫式用孫劍云的原書(1957年出版),吳式用徐致一的原書(1958出版)。楊式原計劃用牛春明已經交給出版社的初稿,后因牛春明去世等緣故,改由傅鐘文和周元龍編寫。武式則由郝少如編寫。陳式已有李劍華、李經梧此前寫的第一路書稿,因李劍華老病,由沈家楨在此基礎上編寫動作說明。為避免重復,太極拳源流和共同理論專設一章,由顧留馨執筆。

      可是,顧留馨很快發現,要對五派太極拳“統一整理”,并非那么簡單,首先在太極拳源流和原理上的看法就不一致。楊式、吳式、孫式,都以張三豐為太極拳創始人,都引用了張三豐的太極拳論,在原理上不承認陳式太極拳的“纏絲勁”。徐致一竟然認為“陳式為少林拳”。就連編寫陳式太極拳的沈家楨(兼學陳楊兩式),也以張三豐為太極拳創始人,并引用了張三豐太極拳論。這跟顧留馨所堅持的陳王廷創拳說大相徑庭。顧留馨犯難了,覺得“勢難融合”。于是在4月初寫信給出版社,說他的能力和時間都不夠,提請另行物色總編。但出版社復信說,只能克服困難,完成任務云云。顧留馨只得繼續干下去③。

      顧留馨為了堅持自己的觀點,首先要說服沈家楨,“我一再和沈老函商陳式寫法,并說服放棄張三豐傳拳和偽托拳論的引證!1961年9月,顧留馨到北京在出版社住了一個月,寫成“五式”的共同理論。期間三次訪問徐致一。徐致一明確表示,“纏絲勁”為陳式獨有,不應列入共同理論。顧留馨遂將源流和共同理論帶回上海改寫,但仍以“纏絲勁”為共同理論,后寄北京請徐致一、孫劍云等審閱。徐、孫簽署意見,均堅持“纏絲勁”為陳式獨有。顧留馨還認為,孫劍云原書中的“許多姿勢不好”,建議用孫祿堂拳姿,未得到孫劍云回音。 1962年,孫劍云干脆向出版社堅決要回書稿,表示不參加“五式”。于是,出版社于1962年6月30日函告顧留馨,改變出版計劃,以“叢書”形式分冊出版。

      1963年,楊式、武式、陳式太極拳的書相繼出版加上1957年和1958年已經出版的孫式、吳式兩書,五式總算出齊了。其中,楊式與武式均在封面注名“顧留馨審”。顧留馨借審閱之機,把原來流傳的張三豐太極拳論一律改為“武禹襄著”。只有徐致一、孫劍云的書,在附錄的拳論中仍然保留了“此系武當山張三豐老師遺論,欲天下豪杰延年益壽,不徒作技藝之末也”的原文。1964年,顧留馨將其原來整理的源流和“共同理論”部分,重新整理出版了《太極拳研究》一書,為太極拳的源流及歷史定了調。

      《五式太極拳》的流產,使顧留馨用“纏絲勁”改造其他流派太極拳的企圖未能實現,但顧留馨在另一方面卻成功了,其《太極拳研究》一書,不僅使張三豐成為封建迷信和偽托附會的反面人物,關于張三豐創拳的研究也成為禁區。時至今日,官方及院校的太極拳史論著,仍然以唐豪顧留馨的考證為準。

      第二件事,關于“簡化太極拳”的推廣。1956年,國家體委運動司武術科組織太極拳專家,在楊式太極拳中摘取20個動作,編串成24式簡化套路,易學、易練、易記,很快就普及到全國各地以至海外。該套路先以掛圖形式,由執筆人李天驥的拳姿出版,1958年又由李經梧先生演示,拍成電影科教片推廣,顧留馨在上海推廣簡化太極拳是積極的,但他在1961年11月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《簡化太極拳》一書,不但堅持陳王廷創拳說,還把陳式的“纏絲勁”作為簡化太極拳的要領列入書中。

      因為國家體委于1956年創編的簡化太極拳,明確指出是由傳統楊式太極拳簡化而來的。傳統楊式太極拳不講纏絲勁,顧留馨用纏絲勁解釋簡化太極拳,就是堅持要用纏絲勁來改造楊式太極拳,這就引起了原編者傳人的不滿。

      出版社告訴顧留馨,國家體委武術科的李天驥對此書很有意見,認為未經武術科審核,其中的陳王廷創拳說不能同意,纏絲勁是陳式太極拳的。武術科毛伯浩科長于1961年12月12日也給顧留馨寫信,說顧的書“與原著勢難融匯”。顧留馨不聽,于1962年2月又出了第二版,進一步論證陳王廷造拳,并列出了“陳世拳家世系表”和“太極拳傳遞系統表”。1963年10月,顧留馨為了與原編有所區別,遂將書名改為《怎樣練習簡化太極拳》出了第三版。

      書名改了,內容沒有變。國家體委仍接到不少人民來信,強烈反應在《簡化太極拳》中講陳氏創拳和纏絲勁不適當。于是毛伯浩對顧說:“以后是不是把簡太停版算了”。體委武術處還給上海教育出版社、出版局、上海市體委分別寫信,令其停止出版《簡化太極拳》一書。顧留馨迫不得已,于1964年12月給出版社去信,通知“停止再版此書”⑤。

      簡化太極拳是以國家體委武術科的名義編寫推廣的,是官方行為,對于太極拳的普及起了巨大作用。顧留馨在未經武術科審批的情況下(只是在上海報批了),

      把自己的源流觀和纏絲勁加入簡化太極拳中,顯然是另起爐灶,別有意圖。其結果正如《五式太極拳》的流產一樣,不能得到武術界的公認,當然也不能得到國家體委的支持。其實,這兩件事是互相關聯的。顧留馨在《回憶關于太極拳的爭論》中說:“我也明白,自從1961年出版了我編著的《簡化太極拳》以后,武術科對《五式太極拳》的編寫就不很支持了!

      伴隨著顧留馨《簡化太極拳》的多次出版’隨之引起了武當武術傳人的第三次抗爭。即關于纏絲勁的一

      場“空前絕后”的大討論。

      1964年6月1日,徐致一在《體育報》上發表了《略談太極拳的纏絲勁問題》一文。他首先認為,“纏絲勁”是陳式太極拳的獨特要求,與其他各式的“運勁如抽絲”之含義不同,不可混為一談。在文章最后,他“借此機會”談到,國家體委編寫的簡化太極拳說明書,沒有纏絲勁的要求,而上海出版的《簡化太極拳》里,卻把纏絲勁列為要求之一”,希望“好好地明確一下,以免初學者無所適從,同時,也免得在廣大練拳朋友中間引起無謂的迷惑”。這確實是個實際問題。該文雖未點顧留馨之名,顯然是針對顧留馨的著作而寫的。

      接著,《體育報》圍繞纏絲勁問題以及對顧留馨《簡化太極拳》一書的看法,連續發表七篇文章進行爭論。支持徐致一觀點的文章,主要有趙任情的《太極拳纏絲勁和抽絲勁的異同》,李經梧的《對纏絲勁等問題的看法》。徐致一又發表一篇《再談太極拳的纏絲勁問題——答羅基宏先生》。反對徐致一觀點的文章,主要有羅基宏的《(略談太極拳的纏絲勁問題)讀后》和《(太極拳纏絲勁和抽絲勁異同)之我見》,以及龍奉武的《也談纏絲勁》,洪均生的《對纏絲勁實質的看法》、《就太極拳纏絲勁抽絲勁問題再作商討》⑥。

      由于纏絲勁的討論涉及許多學術問題,這里沒有必要對雙方的觀點分歧作詳細介紹。這個討論也沒有結論,突然停止了,夭折了(由此,香港新武俠>刊登辯論文章的按語中稱其為“絕后”)。為什么要停止?據筆者最近得到的資料分析,大概是因為雙方的調子都越來越高。顧留馨說李經梧的文章“別有用心”,他還打算引出李天驥寫文章對其批判,“擒賊必先擒王”⑦。甚至有人說徐致一的“一柔到底”是“反動階級,也要在各個領域抓著唯心主義和形而上學作救命符”。另一方,有人竟把顧留馨的書提到“反黨反社會主義”的高度(這些文章均未發表@)。榮高棠則批評,“把纏絲勁說的神乎其神,嚇唬人,有什么意思”。賀龍指示說:“你們這樣搞,是搞不出名堂來的!要另搞別的方面的!”于是停止爭論。(續下期

      ————

      ①路迪民,《疑古思潮與唐豪的太極拳考證)),<武當》

      2002年第10期。

      ⑦路迪民,《極左思潮與顧留馨的太極拳研究)),《武當》

       

      太極源流 目錄 太極史話 目錄

      正本清源現端倪-陳氏拳不是太極拳

      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(上)

      當武術傳人的三次抗爭(下)

      陳王廷不是太極拳鼻祖

      陳家溝不是太極拳的祖庭

      唐村《李氏家譜》,直指太極源頭

      李道子與太極拳關系考

      太極拳近百余年的發展情況

      楊式太極拳的起源與發展

      太極拳是誰創造的

      太極拳之流派

      張三豐創太極拳的證據

      太極拳的源流

      太極拳源流解謎

      太極拳起源的爭議

      太極拳,道家傳

      蛇鵲酣戰常山坡,軒轅悟創熊掌拳

      終南山火龍傳真道  張真人傳

      張三豐首創內家拳  張松溪傳

      張三豐首創十三勢

      蔣元龍大難不死,王宗岳后繼有人

      陳奏庭遇仙得神功,蔣把式感恩傳砲捶

      砲捶源自蔣把式

         
      拨开了她的内裤手指伸总裁
      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
      <sub id="xrjrb"></sub>
      <noframes id="xrjrb">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        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rjrb"></address>